办公室娇喘的短裙老师在线

  • <code id="6rowu"></code>
          南京律誠專利網
            | | | | | | | | | |  
           
            商標設計
            商標查詢
            商標申請
            商標變更
            商標異議
            商標答辯
            商標轉讓 
            商標撤銷
            商標動態
            商標通知 
            商標異議
            表格下載
            注銷申請 
            撤回申請
            評審事宜
           
            關于商標 >> 商標異議
          吳林祥、陳華南訴翟曉明專利權糾紛案
          出處:中國知識產權報 發布時間:2009-12-03 13:59:07 點擊:6384次
          原告:吳林祥。
            原告:陳華南。
            被告:翟曉明。
            第三人:常州一匙通數碼鎖業有限公司。
            法定代表人:翟曉明,該公司執行董事。
            原告吳林祥、陳華南因與被告翟曉明及第三人常州一匙通數碼鎖業有限公司 (以下簡稱一匙通公司)發生專利權糾紛,向江蘇省南京市中級人民法院提起訴訟。
            原告吳林祥、陳華南訴稱:第三人一匙通公司于2003年4月25日成立,二原告及被告翟曉明同為一匙通公司的股東,同時被告還擔任一匙通公司的法定代表人。一匙通公司成立后一直從事研制和開發“一匙通數碼智能鎖”項目,2004年一匙通公司將該項目作為常州市科技發展計劃申報。2004年7月,常州市科技局與一匙通公司簽訂《常州市科技項目合同》,同年9月常州市新北區科技局也與一匙通公司簽訂了《科技項目合同》。上述申報材料和科技合同中均明確研究內容是一匙通數碼鎖、鑰匙和鑰匙設定器,項目負責人和主要研究人員都是被告。一匙通公司為該項日的研究投入了大量的資金、設備等物質技術條件,技術成果應屬一匙通公司所有。被告以自己的名義將上述技術成果申請了四項專利,包括“一種由鑰匙提供電源的微功耗電子鎖具”的一項發明和一項實用新型,以及名稱分別為“電子鑰匙”和“電子鑰匙設定工具”的兩項外觀設計。被告上述行為侵犯廠一匙通公司的專利申請權,請求人民法院判令被告承擔相應法律責任。一審訴訟中,兩原告申請撤回就“電子鑰匙”和“電子鑰匙設定工具”兩項外觀設計專利申請權提出的訴訟請求,南京市中級人民法院經審查后批準了該申請。兩原告最終請求判令“一種由鑰匙提供電源的微功耗電子鎖具”的發明專利和實用新型專利的申請權歸屬一匙通公司,并由被告承擔訴訟費用和其他合理費用。
            原告吳林祥、陳華南提交以下證據:
            1.被告翟曉明作為申請人的“一種由鑰匙提供電源的微功耗電子鎖具”發明專利、實用新型專利申請文件各1份。用以證明被告擅自以其個人名義將本應屬于第三人一匙通公司的技術成果申請了專利;
            2.第三人一匙通公司企業登記資料2頁、一匙通公司章程1份。用以證明原告吳林祥、陳華南及被告翟曉明同為一匙通公司的股東,被告同時還擔任一匙通公司的法定代表人;
            3.2004年常州市科技發展計劃申報材料1份、第三人一匙通公司與常州市科技局簽訂的《常州市科技項目合同》1份、一匙通公司與常州市新北區科技局簽訂的《科技項目合同》1份。用以證明一匙通公司才是一匙通數碼鎖、鑰匙和鑰匙設定器等技術成果的所有人和相關科技項目合同的當事人;
            4.2003年9月科技項目撥款進賬單1份,2004年7月科技項目撥款申請書和進賬單各1份,2003年5月至2005年7月購買設備和零部件的部分發票,2003年7月訂購鎖和鑰匙模具的3份協議書、發票及付款憑證,2003至2005年工資單、住房、水電費、電訊、電腦、汽車的收條及憑證,一匙通數碼智能鎖圖紙、一匙通數碼智能鎖早期設計圖紙和零件表,一匙通數碼鎖具(電子鎖、鑰匙和設定工具)的產品說明書、合格證、照片及4只實物。用以證明第三人一匙通公司是一匙通數碼鎖、鑰匙和鑰匙設定器等技術的研發人;
            5.證人王偉的證詞1份、鎮江市丹徒區星宇壓鑄廠所持《協議書》及11張圖紙復印件。用以證明2003年7月18日,第三人一匙通公司與鎮江市丹徒區星宇壓鑄廠簽訂《協議書》,由該廠按一匙通公司提供的圖紙加工電子鎖具的外殼;
            6.證人唐新元的證詞1份、常州巾武進鳴凰無線電器材廠所持《協議書》及3張圖紙復印件。用以證明2003年7月,第三人一匙通公司與常州市武進鳴凰無線電器材廠簽訂《協議書》,由該廠按一匙通公司提供的圖紙加工電子鎖的零部件;
            7.證人陳建鳳的證詞1份、陶濤為陳建鳳代領工資的領款單。用以證明被告翟曉明的證人陶濤與本案有利害關系。
            根據原告吳林祥、陳華南的申請,南京市中級人民法院依法通知證人王偉、唐新元、陳建鳳到庭作證。證人王偉(男,37歲,漢族,鎮江市丹徒區星字壓鑄廠廠長)出庭作證時提交了原告方證據5的原件,稱: 2003年7月18日,第三人一匙通公司與鎮江市丹徒區星宇壓鑄廠簽訂《協議書》,提供圖紙,委托星宇壓鑄廠加工鑰匙和鎖的鋅合金外殼。至2005年10月止,共加工外殼1000多套,加工的外殼與原告方當庭出示的實物相同,所加工的外殼均已交付一匙通公司。應一匙通公司的要求,中途對加工的產品進行過改進。證人唐新元(男,52歲,常州市武進鳴凰無線電器材廠廠長)出庭作證時提交了原告方證據6的原件,并稱:2003年7月,第三人一匙通公司和常州市武進鳴凰無線電器材廠簽訂《協議書》,提供圖紙,委托常州市武進鳴凰無線電器材廠加工電子鎖的零件,前后共加工2000余套零件,中途應一匙通公司的要求對產品進行過改進。證人陳建鳳(女,43歲)出庭作證時稱:本人受第三人一匙通公司雇傭給被告翟曉明及其證人陶濤買菜、燒飯、洗衣,每月工資500元。
            根據原告吳林祥、陳華南的申請,2006年1月9日,南京市中級人民法院依法到國家知識產權局調取證據,該局提供證明稱:被告翟曉明于2005年8月申請的專利包括名為“一種由鑰匙提供電源的微功耗電子鎖具”的一項發明專利和一項實用新型專利,以及名稱分別為“電子鑰匙”和“電子鑰匙設定工具”的兩項外觀設計專利,這四項專利申請的申請號依次分別為 2005100414845、2005200744982、2005300876718、2005300876722。
            被告翟曉明辯稱:原告吳林祥和陳華南不具備原告主體資格,不能以他們個人的名義提起本案訴訟;本案涉及的發明創造不屬于職務發明,相關技術方案的形成時間是在第三人一匙通公司設立之前。第三人設立后僅是對上述技術方案進行實施,而不是對上述技術方案進行開發、研究,且上述技術方案已完全被被告此前的多項專利技術所覆蓋。故涉案專利申請權不應屬第三人所有。
            被告翟曉明提交四只電子鑰匙、兩只電子鎖、一塊直徑約3cm的電路板等實物。用以證明被告在第三人一匙通公司成立之前已完成涉案專利申請的技術方案,故被告擁有涉案專利申請權。
            被告翟曉明申請證人陶濤(男,漢族, 42歲,第三人一匙通公司職工)出庭作證。陶濤稱:被告提供的上述實物都是在2000年底至2003年做出來的樣品,但沒有正式的設計圖紙;本人主要負責電子鎖的電子電路和軟件方面的工作。就軟件而言,原告吳林祥、陳華南提供的實物和被告提供的實物相比,有相同也有不同,不同的是接口等方面。
            被告翟曉明申請證人周天文(男,漢族,53歲,江蘇曙光光學電子公司職員)出庭作證。周天文稱:從2000年夏天至2002年底,翟曉明多次找本人商量開發電子鎖產品一事。這期間,本人幫他加工的都是零件,前后加工過鎖舌、鑰匙頭、彈簧等零件,其他零件名稱記不清了,加工的零件具體安裝在哪里不知道。法庭出示的實物證據,本人不會拆卸,大概在2001年至2002年見到過。
            第三人一匙通公司未參加訴訟,也未提交證據。
            南京市中級人民法院依法組織雙方當事人質證。經質證,對于原告吳林祥、陳華南提供的證據1,被告翟曉明認為因沒有原件核對而無法確認其真實性。法院認為,該證據系被告的專利申請文件,相關原件應在被告處,被告未提出相反證據,應當確認該證據的真實性。對于兩原告提供的證據2、3、4、5、6、7,被告不持異議,故予以確認;對于被告提交的證據,兩原告認為證明力不足。法院認為,被告提交的實物證據本身無法證明其形成時間。同時,被告雖然申請證人陶濤和周天文到庭作證,但由于陶濤和被告存在利害關系,其證詞證明力較低。證人周天文雖證明其曾為被告加工過零件,但未能說明其接受加工零件涉及的技術方案。因此被告提交的證據均不能實現其證明目的,不能證明被告在第三人一匙通公司成立之前已完成涉案專利申請的技術方案。
            南京市中級人民法院一審查明:
            第三人一匙通公司于2003年4月25日設立,發起股東為原告吳林祥、陳華南、被告翟曉明及案外人李嘉東,由翟曉明擔任該公司執行董事、總經理。后李嘉東退出,茲公司股東為吳林祥、陳華南和翟曉明三人。該公司的經營范圍為數碼智能鎖具、數碼智能安全防范設備的制造、銷售,以及數碼智能鎖具、機電一體化及計算機軟件的技術開發、技術服務。2004年3月1日,一匙通公司就“‘一匙通’數碼智能鎖項目”向常州市高新技術開發區科技局申報“常州市科技發展計劃”,計劃項目設計任務書記載:“本項目產品由鎖、鑰匙和鑰匙設定器三種獨立的產品組成”;“本項目研究以世界上現有的電子鎖和指紋鎖為基礎,其中包括磁卡電子鎖、IC卡電子鎖、IP卡電子鎖、TM卡電子鎖和電子門禁系統。在繼承和發揚現有電子鎖的優點,對關鍵技術問題有重大突破的基礎上開展本項目研究”;項目主要研究人員為翟曉明、陶濤、吳林祥、尤啟國。2004年7月22日,一匙通公司就“‘一匙通’數碼鎖項目”與常州市科學技術局簽訂《常州市科技項目合同》,該項目涉及鎖、鑰匙、鑰匙設定器三種產品。 2004年9月21日,一匙通公司就“‘一匙通’數碼鎖項目”與常州市新北區科學技術局簽訂《科技項目合同》,該合同載明項目負責人為翟曉明,主要研究人員為陶濤、吳林祥和尤啟國。2003年9月至2004年9月,常州市科學技術局和常州市新北區科學技術局先后三次為“‘一匙通’數碼鎖項目”撥款40萬元。
            自2003年5月至2005年7月,第三人一匙通公司為上述項目購買了設備、元器件,并委托他人進行零部件的加工。2003年7月18日,一匙通公司與鎮江市丹徒區星宇壓鑄廠簽訂《協議書》,由該廠按一匙通公司提供的圖紙加工電子鎖具的外殼; 2003年7月28日,一匙通公司與常州市武進鳴凰無線電器材廠簽訂《協議書》,由該廠按一匙通公司提供的圖紙加工電子鎖的零部件。
            2005年3月20日,第三人一匙通公司向常州市新區工商局提交《申請報告》稱:本公司自注冊成立兩年來,投入大量的財力和人力開發自主知識產權的“一匙通數碼智能鎖”,在這兩年間未形成銷售。
            2005年6月22日,第三人一匙通公司與揚州市人民防空辦公室簽訂《鎖具購銷協議》,約定揚州市人民防空辦公室向一匙通公司購買一匙通數碼鎖具、鑰匙和管理器,其中門鎖170把,鑰匙65把,管理器 5把。
            2005年8月,被告翟曉明以其個人名義向國家知識產權局提出關于“一種由鑰匙提供電源的微功耗電子鎖具”的發明專利申請、實用新型專利申請各一項,專利申請號分別為2005100414845和 2005200744982。將翟曉明的上述專利申請文件與原告吳林祥、陳華南提供的、標有第三人一匙通公司名稱的圖紙進行比對,原告方提供的圖紙所記載的技術方案與翟曉明的專利申請技術方案相同。
            另查明:原告吳林祥、陳華南為本案訴訟支付專利代理費6000元。此節有2005年12月9日,江蘇常州新聯律師事務所和常州市天龍專利事務所有限公司分別開具的、付款人為吳林祥的專利代理費發票在案為證。
            本案的爭議焦點是:一、原告吳林祥、陳華南是否本案適格原告;二、被告翟曉明是否具有涉案專利申請權。
            南京市中級人民法院一審認為:
            一、原告吳林祥、陳華南是本案適格原告,有權提起本案訴訟。
            《中華人民共和國公司法》(以下簡稱公司法)第一百四十八條規定:“董事、監事、高級管理人員應當遵守法律、行政法規和公司章程,對公司負有忠實義務和勤勉義務。董事、監事、高級管理人員不得利用職權收受賄賂或者其他非法收入,不得侵占公司的財產!惫痉ǖ谝话傥迨龡l規定:“董事、高級管理人員違反法律、行政法規或者公司章程的規定,損害股東利益的,股東可以向人民法院提起訴訟!备鶕鲜鲆幎,公司董事、高級管理人員或控股股東等人員違反法律、行政法規或者公司章程的規定,侵害公司利益,而公司在上述人員控制之下不能或怠于以自己的名義主張權利,導致其他股東利益受到損害的,其他股東為維護自身合法權益以及公司的利益,有權向人民法院提起訴訟。本案中,原告吳林祥、陳華南及被告翟曉明均為第三人一匙通公司的股東,被告身為該公司的執行董事、總經理,實際掌控該公司。兩原告認為,被告侵犯一匙通公司的專利申請權,而在被告的實際控制之下,該公司不能以自己的名義主張相關權利,導致公司利益和兩原告的股東利益受到損害。在此情形之下,兩原告向人民法院提起本案訴訟,主張被告所申請的專利技術方案應屬一匙通公司所有,并將一匙通公司作為第三人,符合法律規定。故被告關于兩原告不具備訴訟主體資格、不是本案適格原告的答辯理由不能成立,不予采納。
            二、被告翟曉明不具有涉案專利申請權。
            首先,根據本案事實,不能認定涉案專利申請的技術方案系由被告翟曉明個人完成,不能認定該技術成果屬被告所有。
            被告翟曉明辯稱涉案專利申請技術方案是由其個人研制成功的,該方案的形成時間是在第三人一匙通公司設立之前,設立一匙通公司僅僅是為了實現產業化。翟曉明并就此提供了相關實物證據。但是,被告僅僅提交了相關產品實物,不能證明涉案專利申請技術方案的形成時間,被告提供的證人證言也不能證明涉案專利申請技術方案系由被告個人完成,不能認定該技術成果屬被告所有。被告還辯稱其在設立一匙通公司之前的多項個人專利已完全覆蓋了涉案專利申請技術方案,但未能提供充分證據予以證明。另據本案事實,一匙通公司自2003年4月成立后的兩年時間里,一直未生產出“一匙通數碼鎖具”成品,直至2005年6月才有產品投放市場,也表明在這兩年時間里,一匙通公司一直在研制、開發相關產品。因此,被告的上述答辯理由不能成立,不予采納。
            其次,根據本案事實,可以認定涉案專利申請技術方案系職務發明,歸屬于第三人一匙通公司所有,相應的專利申請權也屬于該公司。
            根據《中華人民共和國專利法》(以下簡稱專利法)第六條的規定,執行本單位的任務或主要是利用本單位的物質技術條件所完成的發明創造為職務發明,職務發明創造申請專利的權利屬于該單位。本案中,原告吳林祥、陳華南提供了第三人一匙通公司的設計圖紙等技術資料,經比對,上述技術資料所反映的技術方案與被告翟曉明的專利申請技術方案相同,可以確認為同一技術方案。一匙通公司自2004年成立之后,就上述技術方案項目申報常州市科技發展計劃項目,翟曉明為該項目的負責人,研究人員還包括一匙通公司陶濤、吳林祥、尤啟國等人。一匙通公司為該技術方案項目投入了相當的人力、物力,為該項目專門購買儀器設備,常州市科技局也為該項目撥款予以支持。這些事實都足以證明,涉案專利申請技術方案系翟曉明等人為執行一匙通公司的任務,并且利用該公司的物質技術條件所完成的,屬于職務發明,相關科技成果應當歸屬于一匙通公司,申請專利的權利也屬于該公司。退一步說,即使被告個人在一匙通公司成立之前已獨立從事相關技術方案的研究、開發,并且取得了一定的研究成果,但一匙通公司經過進一步的研究、開發,形成最終的技術方案,翟曉明等人在此過程中系執行單位職務并利用單位的物質技術條件進行研發,則最終的技術方案,亦即涉案專利申請技術方案也應認定為職務發明,應歸屬于一匙通公司所有,相應的專利申請權也屬于該公司。
            綜上所述,被告翟曉明以其個人名義申請的“一種由鑰匙提供電源的微功耗電子鎖具”發明專利和實用新型專利技術方案應屬第三人一匙通公司所有,原告吳林祥、陳華南關于上述技術方案的專利申請權歸屬一匙通公司的訴訟主張有事實根據和法律依據,應予支持。兩原告還請求判令被告支付其他合理費用,但未提交相應證據,故對該項訴訟請求不予支持。
            據此,南京市中級人民法院于2006年 3月22日判決:
            被告翟曉明以自己的名義申請“一種由鑰匙提供電源的微功耗電子鎖具”發明專利和實用新型專利(專利申請號分別為 2005100414845和2005200744982)不當,上述技術的專利申請權歸屬第三人一匙通公司。
            翟曉明不服一審判決,向江蘇省高級人民法院提起上訴,主要理由是:一、一審判決認定事實不清,僅僅根據被上訴人吳林祥、陳華南提供的圖紙等技術資料所反映的技術方案與上訴人的專利申請技術方案相同就認定該技術方案屬職務發明不當。被上訴人所提供的圖紙等技術資料既沒有加蓋原審第三人一匙通公司的印章,也沒有標明形成該圖紙的日期,且被上訴人一審當庭認可所有圖紙都是復印件或者是重新從電腦中打印出的打印件。根據民事訴訟證據規則的基本規定,以及發明創造本身所應具備的嚴密性、邏輯性,關于發明創造技術方案的主要特征和技術的對比以及技術方案形成時間等關鍵問題的認定應當具有充分、嚴謹的證據,不能草率地根據含糊的證據加以認定。一審判決認為被上訴人提供的圖紙等技術資料有證人證言予以佐證,但被上訴人提供的證人都僅僅是對圖紙存在與否的事實發表不確定的證詞,而對圖紙所涉技術方案的細節、圖紙制作人、圖紙制作時間以及圖紙中技術方案的修正等關鍵問題均沒有提供可靠、詳實的證言,上述證人證言同樣不能證明涉案專利申請技術方案的形成時間、形成主體以及技術對比等問題。一審判決認定上訴人提供的實物證據及證人證言不能證明涉案專利申請技術方案形成于一匙通公司設立以前也是不正確的,證人周天文的當庭證言可以證明涉案專利申請技術方案確實形成于一匙通公司設立之前。而且,實物證據的主要成分是銅、鐵等金屬材料,根據放射和衰變周期的科學原理,該實物證據的形成時間完全可以通過科學測定的辦法予以客觀的檢測,一審法院應當就此指定專業鑒定機構進行鑒定,以查明涉案關鍵事實,而不應僅僅以實物本身不能說明其形成時間來否定實物證據的客觀屬性和證據價值。二、一審判決認定涉案專利申請技術方案屬于職務發明不當。上訴人在一匙通公司設立之前就已經獨立完成了涉案專利申請技術方案的主要部分,基本完成了整個發明的構思和草圖,并制作了模型和部分零件。一匙通公司只是在技術實驗和實施階段提供了一些幫助,其幫助行為本身并沒有產生任何具有實質性、創造性的技術革新,仍然是按照上訴人在一匙通公司設立以前就已經獨立完成的技術方案進行實施和作出微小的改進,吳林祥、陳華南提供的證人對此也當庭認可。因此,涉案專利申請權應當歸屬上訴人所有。請求撤銷一審判決,改判駁回兩被上訴人在一審中提出的訴訟請求。
            上訴人翟曉明沒有提供新的證據。
            被上訴人吳林祥、陳華南辯稱:原審第三人一匙通公司成立的目的就是為了研發電子鎖,涉案專利申請技術方案是職務發明,該技術方案屬于一匙通公司,涉案專利申請權也應屬于一匙通公司。原判認定事實清楚,證據充分,請求駁回上訴,維持原判。
            被上訴人吳林祥、陳華南沒有提供新的證據。
            江蘇省高級人民法院經二審,確認了一審查明的事實。另查明:2004年3月,原審第三人一匙通公司就“一匙通數碼智能鎖”項目向常州市高新技術開發區科技局申報“2004年常州市科技發展計劃”,申報材料中的“科技計劃項目設計任務書”載明:“本項目由一匙通公司獨家研發和實施……本項目研究的所有知識產權均為自主知識產權,歸一匙通公司所有!
            本案二審爭議焦點是:涉案發明創造是否屬于職務發明。
            江蘇省高級人民法院二審認為:
            根據專利法第六條的規定,職務發明是指為執行本單位的任務或者主要是利用本單位的物質技術條件所完成的發明創造,職務發明創造申請專利的權利屬于該單位。
            被上訴人吳林祥、陳華南認為,原審第三人一匙通公司成立的目的就是為了研發“一匙通數碼智能鎖”項目,上訴人翟曉明作為公司的執行董事及該項目的負責人,與公司其他人員合作進行該項目的研發工作,本身就是為執行一匙通公司的任務,而且涉案發明創造主要是利用一匙通公司的物質技術條件所完成的,故涉案發明創造屬于職務發明。翟曉明則認為,涉案發明創造的技術方案在一匙通公司設立之前就已經由其個人獨立完成,一匙通公司的成立只是對該技術方案的實施,故涉案發明創造不屬于職務發明。雙方當事人對涉案發明創造是否屬于職務發明存在爭議,爭議的關鍵問題,一是確定涉案發明創造的技術方案的完成時間。如果完成時間是在一匙通公司成立之前,則該發明創造不屬于職務發明;二是確定一匙通公司為涉案發明創造提供物質技術條件的目的。如果不是為了完成涉案發明創造,而僅僅是為了驗證或實施涉案發明創造,則涉案發明創造不屬于職務發明。對此法院認為,根據本案事實,可以認定涉案發明創造屬于職務發明。
            首先,根據本案事實,可以認定涉案發明創造的技術方案完成于原審第三人一匙通公司成立之后。權利人對一項發明創造提出專利申請,是這項技術方案已經完成的標志之一。如果沒有確鑿證據證明有關技術方案的實際完成時間早于專利申請日,則只能以專利申請日作為推定該技術方案完成時間的依據。本案中,上訴人翟曉明申請涉案專利的時間是2005年8月,而一匙通公司的成立時間為2003年4月。雖然翟曉明認為涉案發明創造的技術方案在一匙通公司設立之前就已完成,并提供了相關實物證據和證人周天文的證言,但這兩份證據均不能充分證明其主張。主要原因是:一、實物證據本身無法反映其形成時間,即使進行鑒定,也只能確定實物證據中主要金屬成分的形成時間,而金屬成分的形成時間并不能等同于實物證據的形成時間;二、根據證人周天文所作證言,周天文僅僅是為翟曉明加工部分零件,并不知道加工的零件具體安裝在哪里,也不會拆卸翟曉明提供的實物證據,不能確認實物證據中是否有其加工的零件,也不能確認實物證據是否就是翟曉明申請專利的發明創造的產物。因此,周天文的證言無法與實物證據相互印證。綜上,可以認定涉案發明創造的技術方案是在一匙通公司成立之后才完成的。翟曉明關于涉案發明創造是其個人在一匙通公司成立之前完成的上訴理由不能成立,不予采納。
            其次,涉案發明創造主要是利用原審第三人一匙通公司的物質技術條件完成的。上訴人翟曉明并不否認一匙通公司為涉案發明創造投入了大量的人力、物力和財力,只是認為一匙通公司提供物質技術條件的行為本身并沒有產生任何具有實質性、創造性的技術革新,仍然是按照其本人在此之前已經獨立完成的技術方案進行實施和作出微小的改進,故認為涉案發明創造并非主要利用一匙通公司的物質技術條件完成。被上訴人吳林祥、陳華南則認為涉案發明創造主要是利用一匙通公司的物質技術條件而得以研發完成。法院認為,一匙通公司就“一匙通數碼智能鎖”向地方科技局提交的科技發展計劃申報材料,以及該公司與地方科技局簽訂的科技項目合同、科技項目撥款憑證等證據,均表明涉案發明創造系由一匙通公司獨家研發和實施,且該項目的研發負責人為翟曉明。此外,一匙通公司2005年3月給常州市新區工商局的《申請報告》中記載,該公司自注冊成立兩年來,投入大量的財力和人力開發自主知識產權的“一匙通數碼智能鎖”。根據上述證據,可以認定研發涉案發明創造是一匙通公司的一項主要任務,涉案發明創造的研發完成主要利用了一匙通公司的物質技術條件。
            鑒于上訴人翟曉明并不否認被上訴人吳林祥、陳華南提交的、原審第三人一匙通公司的圖紙等技術資料所反映的技術方案與其本人申請專利的技術方案相同,且吳林祥、陳華南提供的圖紙等技術資料所反映的技術方案是否與翟曉明的專利申請技術方案相同,對于認定涉案發明創造是否屬于職務發明并無影響,一審判決也并非僅據此一點而認定涉案發明創造為職務發明,故翟曉明就此提出的上訴理由不能成立,不予支持。
            綜上可以認定,上訴人翟曉明及原審第三人一匙通公司的其他研究人員,為執行一匙通公司的任務,并在主要利用該公司物質技術條件的基礎上完成了涉案發明創造,涉案發明創造屬于職務發明,相應的專利申請權屬于一匙通公司。上訴人認為涉案發明創造屬于其個人發明,專利申請權應歸其所有的上訴主張,沒有事實根據和法律依據,不予支持。一審判決認定事實清楚,適用法律正確,應予維持。據此,江蘇省高級人民法院于2006年10月17日判決:
            駁回上訴,維持原判。
            本判決為終審判決。

           
          版權所有:南京律誠商標事務所有限公司——南京專利申請——南京專利代理
          主辦:南京律誠商標事務所有限公司                 客服:400-837-0166
               北京紐樂康知識產權代理事務所南京辦事處      電話:025-83696968 83214150 
          地址:南京市鼓樓區中央路323號利奧大廈13樓        E-mail:44892557@qq.com

           
          在線客服系統
          自助游網站在線客服系統
          安全聯盟 办公室娇喘的短裙老师在线